小红书迷失?大裁员违规不断电商困局待解,估值缩水超亿

最近,社交平台小红书的裁员消息喧嚣尘上。根据凤凰科技的报道,小红书已开启新一轮裁员行动,主要针对的是那些绩效评分低于3.5分的员工,这部分员工大约占到公司员工总数的30%。

有小红书员工表示,裁员已经进入到锁HC(人员编制)阶段,正在进行人员盘点,但还没有官方通报,内部也都在等邮件。

从报道来看,此次裁员似乎与小红书新高层对人效比(即人力资源效率)的不满有一定关系。据内部员工透露,新管理层认为小红书目前的人效比仅能达到拼多多的一半,因此决定通过裁员来优化人力成本。

官网显示,小红书是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平台,由毛文超和瞿芳于2013年创立,用户可以通过短视频、图文等形式记录生活点滴,分享生活方式,并基于兴趣形成互动。截至到2019年1月,小红书用户数超过2亿。

人员调整不断

除了新高层对人效比的不满原因外,相关报道还提及,近期小红书的人员调整多与一季度的高层震荡相关。

据了解,小红书目前的主要一级部门包括社区部、商业部和交易部。交易部是其中最年轻的部门,成立于去年,主要负责电商和直播业务,由COO柯南(薯名)领导。商业部主要涉及广告业务,由CMO之恒(薯名)负责。社区部是小红书的核心部门,由创始人星矢(薯名)直接管理,涵盖社区产品、内容运营、市场等多个部门。

据凤凰网科技报道,2024年以来,这些部门都迎来了新的二级部门负责人。社区产品部门现在由帕鲁(薯名)负责,内容运营部门由云帆(薯名)领导,而社区市场部门则由白板(薯名)管理。

新部门负责人空降之后,各执行团队均有调整。如社区生态负责人原本向星矢直接汇报,如今转为向帕鲁汇报;原本属于平台部的安全产品团队,也与生态团队一起,由帕鲁负责。

据蓝鲸财经报道,小红书离职员工表示,在他的观察里,“这轮裁员主要以执行团队为主,就是一线团队和一线团队的leader,应该是新来的中高层在整顿团队,让下面人用起来更趁手”。

另一位员工则表示,小红书在进行提高团队效率的举措,“例如查考勤,小红书是早10晚7,但员工需要在在闸机内待够8小时,时间排名靠后的话会被HR谈话。”

事实上,小红书的高离职率一直饱受诟病。网易科技曾报道过小红书的高离职率现象。一位前员工表示,公司内部的员工平均在职时间较短,许多人仅在入职后三至四个月便选择离职。有离职员工表示,小红书的员工平均司龄仅半年,工作两年以上的人能被称为“活化石”。

部分人士还透露,小红书在招聘时对年龄有着较为严格的要求,原本设定的年龄上限是35岁,但现在可能连32岁的求职者都难以获得入职机会。

违规信息屡禁不止

在裁员风波之外,具备内容属性的小红书屡屡因为违规信息陷入舆论风口。

今年5月,知名民间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曝出小红书有“非法领养”内容,并指出这些内容背后或涉贩卖人口犯罪。

上官正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小红书平台长期存在所谓送养、领养孩子以及贩卖出生证明和儿童上户口等违法事项的内容,甚至有人发布“预产期11月份,不知道男女”等内容,找人对尚在腹中的胎儿进行“预定”。

事件不断发酵后,小红书开始治理这些违规信息。今年6月,小红书发布公告称,平台持续严厉打击非法传播领养、送养儿童信息行为,并在站内打击非法代孕、违规试管引流等相关违规信息的传播。据悉,打击非法传播送领养信息专项治理中,封禁违规传播非法送领养信息账号62个,共处置涉嫌传播非法送领养信息的违规笔记237篇,违规评论1914条。

紧接着,又有媒体曝出小红书上出现涉嫌非法贩卖儿童写真照片的信息。据中国慈善家报道,上海市徐汇区某儿童摄影师在未经家长同意的情况下,在小红书上出售女童写真照片和拍摄花絮,涉嫌恋童癖违法行为。

网传小红书群聊记录显示,2023年9月至11月,账号名为“清稚影记”的用户发送多张女童照片到一个群里,群成员围绕“白丝”“脚”“裸足”等话题展开群聊。此外,2024年2月、3月的群公告显示,群内打包售卖女童的写真照片和花絮视频,内容包括“下面是本周拼团,xx,舞蹈服白丝 裸足;裸足、泳装、花边袜白丝、舞蹈服,人均200”等等。

媒体调查还发现,小红书平台目前仍存在泄露未成年人隐私,对相关用户和留言管理不到位的乱象。早在2021年,小红书就曾给用户推送含有大量明显暴露未成年人身体隐私部位的短视频,大量用户在视频留言,部分带有强烈的性暗示。

小红书因违规信息被罚的情形也不在少数。2023年4月,小红书关联公司行吟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下称“行吟公司”)因违反《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第二十四条第(九)项规定,被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罚款3.5万元。上述规定内容为:网络出版物不得含有危害社会公德或者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内容。

2021年1月4日,上海市嘉定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行吟公司作出罚款2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因该公司违反《广告法》第十七条规定,在广告中涉及疾病治疗功能,以及使用医疗用语或者易使推销的商品与药品、医疗器械相混淆的用语。

2022年1月,行吟公司因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被上海市黄浦区文化和旅游局作出警告,并罚款30万元。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小红书关联公司的违法事实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发现用户发布、传播含有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内容的信息,没有立即停止传输相关信息,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处置措施。

电商困局待解

频繁人员调整、屡屡信息违规之外,业界最为关注的还是小红书的商业化困境。

数据显示,小红书已经完成6轮融资,2021年底最后一轮融资估值达到投后200亿美元(约1454亿人民币)。但在今年4月胡润公布的《2024全球独角兽榜》(GlobalUnicornIndex2024)中,该公司的估值已经下降到1000亿人民币,三年间市值缩水超400亿元。

去年以来,董洁和章小蕙通过在小红书平台上的直播销售活动获得了广泛关注,小红书也借此机会加大了对电商业务的投入,力图在广告收入之外开辟一条新的高速增长的商业途径。

然而,当下电商市场的竞争异常激烈,小红书如何在内容社区和电商化之间寻找到完美结合点,是未来亟待解决的问题。

事实上,自2013年小红书成立以来,就开始布局电商领域。2014年,小红书推出自营店铺“福利社”,专注于发掘和销售海外购物中的热门商品,定位为一个以用户原创内容(UGC)为核心的海淘社区。随着国产美妆品牌的崛起,小红书又凭借其平台特性,成为了这些国货品牌营销的重要渠道。

作为小红书在电商领域的一次尝试,“福利社”多年来表现一直较为平庸,并没有取得显著突破。小红书的联合创始人瞿芳曾公开表示,对于商业化的态度是希望它能够稳步成长,而不是急于通过流量变现。

到了2022年初,小红书再次发力,推出了新的自营电商项目“小绿洲”。该项目最初以美妆和护肤品等综合品类为主,但很快调整了策略,专注于户外运动品类,包括露营等户外运动相关用品,以满足市场和用户的需求。

尽管小红书在电商领域的探索起步较早,但去年,其两大自营电商平台——“福利社”和“小绿洲”均遭遇了关停命运。对于“小绿洲”的关闭,小红书解释称,在业务的探索和发展过程中,未能实现最大化满足用户户外需求的预期目标,因此最终决定停止运营。关停“福利社”的原因,小红书则表示,是集中资源和力量,小红书迷失?大裁员违规不断电商困局待解,估值缩水超亿服务更多买手、主理人、商家和品牌在电商的发展。

值得关注的是,据新浪科技报道,小红书的DAU也几乎触摸到了天花板。2023年年初,小红书日活破亿后定下了2023年底达到1.4亿日活的目标,但到年底全年DAU为1.06亿,增长非常缓慢。

部分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小红书的种草氛围和能力已经毋庸置疑,但仍然没有摆脱“给他人做嫁衣”的困局,用户并未完全形成“在小红书看、在小红书卖”的闭环,种草之后用户仍然会转去其他平台下单。

站在又一个“十字路口”,小红书能困境翻盘吗?针对上述相关传闻及质疑,小红书方面回应时间财经表示“不予置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允霆科技

允霆科技网是一家以科技创新为核心,为客户提供各类科技新闻、科技资讯、科技产品评测、科技解决方案等科技行业服务的高科技企业。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