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亏损的智驾公司们纷纷选择上市续命

界面新闻记者丨魏勇猛

初创智驾公司正在迎来一股上市潮。近日,中国证监会已通过小马智行、Momenta在境外的上市备案。据不完全统计,2023年初至今,已有近16家智驾公司陆续开启上市进程,目标上市地主要集中在对盈利要求宽松的香港和美国。

其中包括小马智行、文远知行这样具备独立自动驾驶整车研发,并对外提供Robotaxi服务的企业;佑驾创新、Momenta、纵目科技等主要以智能驾驶解决方案提供为主的企业;同时也有地平线、黑芝麻智能这类专注于智能驾驶芯片的企业。

从目前已知的公开资料来看,这些公司无一例外均仍处在亏损期,即便是毛利率(70%)和市场占有率(21.3%)都很高的智驾芯片供应商地平线,亏损同样高企,三年超过46亿。

奥纬咨询董事合伙人张君毅表示,智驾未来的应用场景很广,不光是乘用车,还涉及商用车、物流车等等。但目前行业仍处在成长竞争期,即将进入整合期,市占率高的头部公司会存活下来,而拿不到融资的小公司就有可能死掉或者是被兼并。

当下整车价格战愈演愈烈的情况下,第三方智驾供应商的财务也遭受着严峻考验。有着港股“智能驾驶第一股”之称的知行科技是为数不多可以参考财务数据的公司。

这家公司是专注于自动驾驶域控制器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提供商,主要向乘用车提供域控制器(SuperVision和iDC系列)、智能前视摄像头(iFC系列)及解决方案。

知行科技去年净利润为-1.951亿,最近三年亏损超10亿,毛利率仅为9.94%。公司上市前融资八轮,投资方中包括理想汽车,持续亏损的智驾公司们纷纷选择上市续命目前已获得16家主机厂定点。值得注意的是其严重依赖吉利,95%的收入来自后者。

像知行科技这样深度绑定主机厂的智驾公司并不在少数,例如:智己与Momenta、五菱与大疆、宏景智驾与江淮、毫末智行与长城、纵目科技与长安、广汽则是多家布局。智驾公司与没有自研能力的传统自主品牌的合作成为主流,而且智驾公司与主机厂一般都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无论是股权上还是供货上。

大部分主机厂商在价格战下几乎是亏钱赚吆喝,可想而知作为供应商的智驾公司的利润空间也会受到挤压。冲刺港股的智驾公司纵目科技招股说明书显示,三年亏损近16亿,毛利率仅有3.5%;另一家同样是冲刺港股的佑驾创新,三年累计亏损5.68亿元。

华为余承东在2024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谈到:“我们的智能驾驶系统成本偏高,30万以上的车才用的起,去年华为车BU亏了60亿。”

本来智能驾驶就是高研发投入的烧钱行业,严重依赖现金流。可是自2021年以来,一级融资市场逐渐趋冷,自动驾驶领域披露的融资额度由2021年的1591.9亿元锐减至205亿元,直接缩水至原来的13%。

2023年已披露的77起融资总金额约为83.67亿元,在头部37家企业中仅有11家有新的融资进展,无论是融资规模还是数量均呈持续大幅下降趋势。

持续的巨额亏损和融资断流,使得越来越多的智驾公司选择上市这条路,寄希望在二级市场拿到续命的钱,虽然现在也不是最好的时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最近发表